朋友你听说过巍澜安利吗?

今天面面掉马了吗?没有!


人生如逆旅,我亦如行人。

暗黑本丸的灾难 part16.

      “阿鲁基,阿鲁基。”

      正当白尊者与粟田口一众商讨关于药研的语言教导工作时,粟田口部屋外,梦幻坐骑长腿部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白尊者讲完话之后径直起身,走到门边拉开了门,看着面露焦急神色的长谷部,问道,“何事?”

      “阿鲁基,出阵队伍归来了,遇到了检非违使,今剑殿下受到重创,请求手入修复。”

      “……检非违使?”听闻有刀剑受伤,白尊者神色严峻的在长谷部的带领下朝修复室走去。

      “是的,检非违使是多次通关同一个战场后即会出现的强敌,他的等级以队伍中最高等级的刀剑男士来决定。因为我们队伍的等级高,所以本来想从函馆开始一直往下打,然而打到厚樫山时出现了检非违使,今剑是我们本丸唯一一个满级的,所以他为了保护我们剩下的五人受到了重伤……”

      “……等一下,长谷部我问你,我没有给你们御守吗?还是缺了你们的刀装?”白尊者声音平淡。

      “……抱歉,阿鲁基。我身为一队之长,为了拥有更多的荣誉、找到更多的资源,带领着一众同伴战斗途中,刀装和御守都……碎了……但是本来再下一战就可以到达王点了,所以我们决定打通了厚樫山再回程,谁知却遇到了检非违使……”长谷部神情低落下来,忐忑不安的说。

      “……唉。”白尊者叹了口气。“长谷部,我听说你是主命至上的刀剑男士,是我在本丸里最放心的一位了,所以才在出阵时派你当队长,并叮嘱了一番注意安全的话,现在看来,你是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吗?”

      “不是这样的,阿鲁基!我……”长谷部着急的欲开口解释,但是话刚出口便被打断了。

      “长谷部,我知道你们现在可能还不是十分的信任我,而又因为我的实力,可能有时候会让你们产生诸如‘时间长了我会嫌弃你们拖累我’什么的这种错觉,所以想拼命的向我证明你们自己,但是!以下的这些话我只说一遍——的确,我比你们所有刀剑付丧神们加起来都要强大,但是,我绝不会因此认为你们是我的拖累!如果想要向我证明自己,那么首先,我说出的话,你们就要贯彻落实、做到最好,这样才不会让我在忙着自己的工作或者做其他事情时分心,懂么?”

      “……嗨,阿鲁基。十分抱歉,让您担心了。”

      长谷部意识到了错误,停下脚步,向白尊者弯腰致歉。

      “好了好了,赶紧带路吧。”白尊者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先走一步。

      长谷部赶紧跟上,身后落满一地樱花。

      “就是这里么?”白尊者看着一间修复室里躺在手入台上快要破碎的今剑和门口围了一圈的面带忧色的众付丧神,指挥他们放好了资源,输入了灵力,看着开始工作的手入台,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等等,这间修复室好像是……嘛,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

      白尊者看了眼六个小时的修复时间,索性直接拍了一张加速符下去,然后便注视着眼前高大的付丧神,沉默。

      “……今剑你这是……长高了?”

      “……哈哈,审神者大人,我是三条家的大太刀今剑,后来我由于被折断才重铸为短刀今剑,我可是三条家年纪最大的一位哟~”

      今•三条大佬•剑扛着自己巨大的本体,笑哈哈的对白尊者解释道。

      “哦,原来是三条家的兄长大今剑吗,哈哈哈哈……”

      ——“以为我会这么说吗小崽子!”白尊者伸出一根手指朝大今剑脑门戳了过去,大今剑伸手捂住被戳红的脑门,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的人。

      “阿鲁基~”

      白尊者不由自主的将短刀今剑与大今剑的脸重合到了一起,不由扶额。

      “……唉,真是的,败给你了。”

      “嘿嘿~阿鲁基最好了~”

   看着相谈甚欢的一人一刀,摆好资源后就被赶到门口的众刀剑男士陷入了沉思 ……

     ……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啊?

    ……但是仔细想来也没毛病嘛,反正都是三条家的今剑大佬,换个刀种而已,没毛病,哈哈!

     ……没毛病个鬼啊!摔!审神者大人你说你是不是又背着我们干了什么事?

    (亲眼目睹到审神者继初次看到锻刀室后又初次看到了修复室瞬间满眼绿光的狐团:——吾辈,吾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