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你听说过巍澜安利吗?

今天面面掉马了吗?没有!


人生如逆旅,我亦如行人。

暗黑本丸的灾难 part15

狐团预警牌小贴士

1.脑洞大开,不仅没圆回来反而甚是带感,简称,有点崩了qaq我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东西,刷刷刷写完才发现好像哪里不对|・ω・`)

2.划重点!人物ooc严重!慎入!

以上。祝食用愉快~我先撤了怕被打……

      心情甚好的白尊者将药研带到了粟田口部屋门口,正巧一期一振拿着一些杂物准备出门,三位就碰到了一起。

      在看到自家主君居然与敌短一起出现的一期一振看到敌短的瞬间先是警惕了一下,然后内心升起的不知名情感将他防备的动作悄无声息的化解了,他看着来人,目不转睛,下意识的唤道,“……药研?”

      “……嗷!”

      敌短模样的短刀看到自家兄长后,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终于溃堤,他向前迈了两步,最后还是忍不住直接扑倒了兄长怀里,啜泣起来。

      一期瞬间发挥出超出太刀的机动性,将怀中的杂物盒往地上一丢,紧紧的抱住了迎面扑来的药研藤四郎,一手搂腰一手摸头。

      “一期尼桑,药研尼桑在哪里呀?”

      由于方才一期的声音有点大,所以粟田口部屋子里一阵寂静之后,只听“叮叮咣咣”的声音想起,下一刻,两位小孩子便从房里冲了出来,他们在看到眼前的敌短后,先是不可置信,然后便围成圈抱在了一起。

     “药研尼桑~”乱和退开心极了,鸣狐慢一步从屋里出来,先是跟白尊者点了一下头,而后便静静的站在一边,口罩下,唇角不自觉的勾起。

      一阵欢呼之后,白尊者才终于和增员的粟田口一家坐在了一起,开始谈话。

      “主君,您能否告知药研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一期为白尊者奉上茶水后,看着始终缠着他不放的药研终于坐不住了。

     白尊者闻言,眼神飘忽了一下,“……em……怎么说呢,”他举起茶杯,抿了口茶水,感受着茶入口后的清香,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应该……可能……大概是跟我有点关系吧,那个……我方才去锻刀时,看见锻刀炉,没忍住就研究了一下下……嘿嘿,然后就便成这样了。”

       “不过呢,药研现在的情况,却不属于暗堕……或者这么说吧,你们被锻出来后,是因为暗堕改变了相貌,所以我将你们的暗堕祛除之后你们就变回原貌了,但是药研,他一开始被锻出来时就是这副模样……所以……”

      看到粟田口家众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白尊者补充道,“只是外表和说话有变化其他都没问题,所以他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而且我再怎么样研究也从来没有像鹤球君那样搞恶作剧,我最多只是把某一事物的发展进程加速了而已……唉,我这么说你们可能还是不太理解,那我就长话短说吧,这位药研,应该是带着自己的记忆的,他原本并不属于我们这个本丸,只是我研究了本丸的锻刀室后,可能是时空交错,所以阴差阳错的将其他本丸的药研藤四郎传送了过来,而现在药研虽然思想什么的都与其他药研没有差异,但是他的形态,是他们本丸的环境加上锻刀室的催化过后的产物。”

     “也就是说这位药研藤四郎,他的本丸,是某种意义上的暗黑本丸,我这样说你们总能理解了吧?”

    白尊者看着一头雾水的众人,终于直接点明了重点。

    “什么?!”一期一振听完,最先忍不住的吼出声。

    “呜咕~药研尼桑……”乱和五虎退两眼泪汪汪的抱住了敌短模样的尼桑,而药研也温柔的摸着他们的头,轻轻的说着什么。

     “嗷嗷……”

      “看方才药研一直只跟在一期你身边转,可见他对你不是一般的依恋,那么就可以推断出,他原来所在的本丸的你,十有八成是碎刀或者刀解了;再看他对乱和退的关注,可以推断出他们本丸有或者曾经有过这两个弟弟的;那么,两种情况结合一下,要么就是那个本丸的你因为自己的一些原因跳了刀解池——但是有弟弟在的情况下你是不会这么做的;那么就只剩下另一种情况也是唯一一种情况了——你让药研留守本丸,自己带着其余的弟弟们出阵,在战场上碎刀了。”

     “不过那座本丸嘛,已经有人接手处理了,这暗堕问题你们就不用担心了。”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敌短的模样没法改变,但是正常讲话的话……还是有办法的,毕竟嗓子没有问题,”白尊者看着眼前兄友弟恭的一幕,神色恍惚起来,“所以教导药研说话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一期君。”

      话说,既然都是兄弟的话,那么就算现在听不懂药研说的话,但是也能靠心灵感应理解吧……身为粟田口的你们。

     “是,主君。”

作者有话说:
脑洞一时爽,事后火葬场。蠢作者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写了,请容我思考一下人生先(土下座.jpg)

ps:虽然可以派药研深入敌营,但是一期怕是要打死蠢作者了……|・ω・`)

     反正不管怎么说,变得只是外表而已啦~药研还是一个称职的好(小)哥(大)哥(人)哒~(*/∇\*)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