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你听说过巍澜安利吗?

今天面面掉马了吗?没有!


人生如逆旅,我亦如行人。

意外之喜
证明一下自己还是不非的(*/∇\*)

昨天的被锁章节详见晋江文学城《镇魂之面面记事》第二十四章。
是的没错晋江能发出来24章,而lof……
【心情复杂】

链接见评论

em?
发生了什么事?
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啊……😂😂
这是要逼我走外链的节奏嘛……

特别通知(请假条)

因本人今年年底准备考研,所以预计九月份开始断网,《镇魂之面面记事》一文暂时停更,感谢大家对本文的喜欢,给大家造成的不便,我在此深表歉意。【鞠躬】

如果考试顺利的话,来年四月继续开始更新。

以上。

要废了……写的好累qaq最近事情也很多,看来真的需要暂停一段时间了……

嗯,满足你。

墨夙:

转发量过100,我开个镇魂车。
平时照常更文,车算是彩蛋
应该。。。。没人转。。。。吧?
就这样吧。。。。。


镇魂之面面记事(二十三)

面面小贴士
笔力脑力有限,只能大概写写这章……
以上。祝食用愉快~

“喝茶吗?”

我端坐在地君殿内开辟出来的属于摄政官的房间内,从异次元•十多章了都没再出场•十有八九已经被人遗忘•口袋中,掏出来了两个蒲团和上好的茶具、茶叶。——别误会,这是我后来自己掏钱在海星上买到的,只是暂时将它放在了空间口袋里罢了。

“这茶艺嘛,我自我感觉还是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不知,能否入了摄政官大人您的眼。”

“呃……我这粗人一个,自然是信得过大人您的手艺的。”

摄政官在我的眼神示意之下,坐在了正对着我的方向的另一个蒲团上面,恭维着。

不消一会儿,我将沏好的茶摆在了他的面前。

“那么,摄政官大人,您请。”

见摄政官有些哆嗦的接过了茶杯,我不免轻笑出声。

“其实,摄政官大人,您不必如此拘束,就把我当成,嗯,普通的客人来对待即可……虽然吧,我这看似普通的客人,说不定能使你在今年的业绩上,增添光荣的一笔。”

“……大人您说笑了。”摄政官听我说完最后一句,一时震惊之下,轻磕了一下茶杯,不过他马上反应了过来,将其端起,微抿了一口,不动声色地回答。

“……怎样?我这水准可还合你口味?”

“大人的茶艺,自是没的说的……”摄政官将茶杯放下,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先提了起来,“额……这个,大人您刚刚说的,关于地星的建设……”

“啊,你说这个啊……”我慢悠悠地接口,“其实,关于地星的建设,暂时我这里是有一些想法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大人您不妨直言。”

“……唉,您也知道现在的地星的情况,这大多数还是身无寸铁的普通人,而拥有异能的人呢,却只占了地星人的一小部分。在这一小部分人之中,作恶之人不知凡几,却不知从何管起,行善之人也寥寥无几,多数人也只是在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说到底,还是大家太闲了才有这闲工夫去四处找事!”

“……不管怎么说,我们这所有的地星人,却始终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底,既然我们人丁稀少,暂时并没有称霸海星的实力,那为何不先借此时机韬光养晦,为地星做出一番自己的贡献呢?”

“我认为当务之急,应该先解决地星的民生问题。要想解决民生问题,就要先抓紧建设地星的各项基础设施,我将其分成了几个部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经济和文化。”

“首先我们应该先大力发展地星经济,这一项可以借用海星那边进行经济建设时的手段和方法。支持并鼓励拥有异能的人自己独立营业,根据自身异能的不同,参考当下地星的环境,合理利用自身异能——或是投资盖厂,或是自主开店,或是跑腿快递,等等。之后再把大部分没有异能的普通人分成几波,组成一个个小团体,可以去厂里帮忙制造一些地星生活的必需品啊之类的……”

“……对了,我们还可以去海星打探一番他们的必需品,然后如果我们也能制作这些东西,那不就可以利用差价、顺势打通地海两星的一些通道了嘛……”

“只要先把地星的经济搞起来,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着手地星人的素质教育了。开办学校,学习如何正确使用自身异能之类的……”

“还有医院……不过这些程序算下来的话也有点太多了,我们还是得先从最基础的做起吧。这第一步嘛,我们不如先给地星各街道角落个房间住所都拉上电线通了电,先让地星亮堂起来……”
这也算是欲得光明,先尊黑夜的另一个版本了吧……

我在这边畅想着,不是就有一些新的想法冒出来。摄政官本来还在那里悠闲的坐着听,后来竟然还拿出纸笔,记了好几页。

“……唔,其他的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暂时就先这么多吧。”

”我说了这么多,相信摄政官大人您也能分清我的初心是好是坏,更不用提等到地星正式建设完毕,这功劳可少不得您的一份……”

“那您现在,觉得我这些想法……可行吗?”

摄政官潦草记下了我的那些想法后,神情复杂的看着我好一会儿,终于正色道,

“此事事关地星建设,只要能尽早脱离这种环境,不论大人您有任何吩咐,下官都在所不辞!”

“好,那么关于这个电力,我现在有两个方案。

我原本的想法,是想设法将与海星连接的某一处空间,彻底打通,然后借此处,从海星向地星进行电力供给。”

“不过后来我却觉得此事实际操作起来颇有些费事,再加上现在摄政官您可以在这里主持大局,我觉得我们何不自己在地星上,建造一个属于我们的电力供应器呢?”

“……可是这件事该如何操作呢?”

“山人自有妙计。”

我朝他勾唇一笑,“摄政官大人您若信得过我,便在此等候即可。”

“不出三个月,我一定会为您呈上让您满意的答案。”

“届时,您便知道我所言非虚了。”

“既然如此,那老朽就静候佳音了。”

——

谈完正事,也达成了协议,我将最后一口清茶一饮而尽,而后用异能将茶具清理一新,收到了空间口袋里,起身离开。

“对了,黑袍使那边,有些事情不需要他知道……你明白吗?”

“……是是是,下官明白,明白。”

摄政官起身,恭送我离开。

——

跟老头子讲话就是累人……

不过好在我最后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那个老头子。

不过话说回来,以地星目前的这种处境,既然要干,就务必要干好,争取给地星民众们留下一个好印象吧,这样以后办起事儿来也方便一些。

看来我现在完全有必要,让我的公司挑个适当的时间,准备进军地星基础建设中了。

面面有话说
听说下章主线剧情有所变化?

憋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写,想着早上不能交差了,然后一翻日历——诶嘿~居然又到了双休日!嗯,正好不用更新,让我开心地苟到周一见吧姑娘们~~
【顶锅盖逃跑】

镇魂之面面记事(二十二)260fo加更

“……大人?大人?”

许是万年之前的画面太过惨烈,我在副手连声呼唤之下,才终于回过了神。

“……嗯?”
脑子里还一片混沌,所以我的声音下意识的低沉了几分,听起来颇有气势。

“……啊,哦哦哦,没事大人,只是您刚才翻到这页就一直没动静了,我有点担心,就……提醒一下您,嘿嘿,对,就是这样。”

副手一时也被我的声音唬住了,他仿佛看到了万年前的王者以英勇的身姿站在了他的面前,在他身后,是满天的血色和皑皑的白骨,所有的这一切,铸就了他的威名!

“嗯。”
我点点头,表示了解。

——

待他拿着古籍离开之后,我默默的坐在床上,慢慢的消化着方才瞬间看到的那些画面,心中疑虑却越来越多……

第一,在我恍惚间看到的那些画面里,那个自称昆仑的人,居然长了一张和赵云澜一模一样的脸。

虽然我这个社会主义红旗下长大的三好青年,并不信奉什么神鬼之说,但是在这个世界里,既然已经有了所谓的异能者,说不定真的还有一些不好描述的事物的存在呢……

如此说来,莫非这个赵云澜是昆仑在万年之后的转世?重生?

我想起了沈巍与赵云澜初遇时的一眼万年……
说不定他们两人可能真的在万年以前就见过了吧!

第二,在原来世界和现在的世界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时空里,居然会出现同名同姓、并且样貌几乎完全相同的人,而且他们的关系都有些,嗯,特别。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我的哥哥和已经或者在路上的嫂子这样的关系。

这种种的巧合加起来,让我不得不开始怀疑,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来到这个世界呢?

……难道我来到这里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吗?

还有,原来的沈面又去了哪里?

——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

摄政官的副手将古籍卷起来,揣到了长袖里掩住,保持着不快不慢的速度朝档库而去。然而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此时他的上司,摄政官就站在档案库门口,仿佛在等着他似的,他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强压下去这股不安,他灰溜溜的小跑到摄政官面前,谄媚道,“……大人,这里怪冷清的,您怎么会突然驾到呢?”

摄政官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双目无波,哼哼道,“我上次曾经警告过你的事情,你都忘了吗?”

哎哟,坏了!
副手这才知道原来摄政官早已对他今日的行动了如指掌。

“这个,这个……”副手不断整理着措辞,但是情急之下,脑海里一片空白,竟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了。

“你去见了那位?他都说了写什么?”摄政官逼问。

“啊?……他……”副手惊慌失措之下,就要将事实全部倒出来。

“……想知道我都跟他说了些什么,直接问我不是更好吗?”

话音刚落,我便突兀的现身在了两人面前。
他俩同时身体一僵,下意识的看向了嘴角挂着神秘笑容的我。

“……您觉得我说的对吗?摄政官大人?”

——

将疑虑通通整理在一起打包丢进脑海,然后在摄像头中发现事态不太对的我,终于在最后卡着时间到达了此处。

于是此时就形成了这种三足鼎立的状态——悠闲的揣兜站在一旁的我,惊慌失措的副手,以及初次见到我感到惊讶却依旧弯腰行礼的摄政官。

“你怎么……不,不可能的,你怎么可以从镇魂塔中出来呢?”

“呵。”我勾唇一笑,满不在乎的看向了副手,果然呢,他这个人虽然嘴上对我表示尊敬,但是当我真的站在他的面前时,他却又是这种质问的语态朝着我。

——这种人,不留也罢。

我心里想着怎么不着痕迹的让此人消失,面上却波澜不惊。

“……许是觉得,一直呆在那里太过无聊,所以便出来走走。”

我敷衍着,眼神没再关注快要跳脚的副手,赞赏的看着自从我现身就一直弯着腰未曾抬起来的摄政官,这个人还挺识趣的嘛……

“摄政官大人,初次见面,在下有礼。”
“……呃,大人您言重了,言重了。”

寒暄完毕,我眺望着地星远处的风景,突然开口,

“摄政官大人,您说这地星吧,常年被黑暗笼罩,而且除了那间酒吧,也没有什么其他休闲娱乐的项目设施,……唉,我真的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

“……呃,”摄政官悄悄抬头看了眼我的背影,又扫了一眼局促的副手,拱手道,“大人有话不妨直说,不妨直说。”

“那既然如此,我便直接说正题了。我觉得我们地星呢,许多东西都没有,这需要改进呀。就好比这常年的黑暗吧,别的不说,至少在海星上,夜里可以亮灯啊,我们不妨效仿他们一下嘛。像别人学习他们的长处,总没有坏处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呢?”

摄政官听着,心里也在打着小算盘。的确,这地星吧,环境黑暗就是最主要的问题,此外也的确没有什么多余的可以供人休闲放松的场所和项目。

“实不相瞒,我呢,已经出来有一段时间了,也去海星呆过一段日子,”说到这里,我看了一眼“噗通”一声瘫坐在地的副手,鼻中轻哼出声,“……怎么,副官你这成什么样子?莫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我,在下……不敢……”
副手浑身颤抖,语不成言。

我看着摄政官,朝他示意了一下副手,摄政官想着,既然现在被这人盯上了,估计也做不成什么小动作了,而且如果这位大人真的能如自己所言,想办法帮他解决这诸多民生问题,那便暂时先听他的也不妨。

于是颇为上道的说到,“哎呀,副官哪,我这一心栽培你,没想到你呀,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呢……唉,偷窃禁书,这可是重罪啊……来人,把他拿下!”

我顺手给副手施了个遗忘咒,看着他浑身瘫软被人拉走。

“那,大人,您方便进地君殿继续指示吗?”
摄政官谄媚的问,我便温和的应允了。

谢谢 @银子 姑娘的礼物~
比个心心ノ♡
开心到模糊.jpg